嘉兴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规划

我支持异地建造圆明园

来源: 2018年08月18日

我支持异地建造“圆明园”

圆明园,是清代著名的皇家园林,由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三园组成,曾被西方人称之为万园之王。园内曾经藏有名人字画、秘府典籍、钟鼎宝器、金银珠宝等稀世文物,集中了古代文化的精华,圆明园也是一座异木奇花之园,名贵花木多达数百万株。1860年8月,英法联军攻入北京。10月6日,占领圆明园。为了迫使清政府尽快接受议和条件,英国公使额尔金、英军统帅格兰特以清政府曾将英法被俘人员囚禁在圆明园为借口,命令米启尔中将于10月18日率领侵略军三千五百余人直趋圆明园,纵火焚烧。这场大火持续了两天两夜。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圆明园又一次遭到破坏。清朝覆灭后,一些军阀、政客、官僚,纷纷从圆明园盗运建筑材料,圆明园遗址遭到进一步破坏。自此以后,圆明园便不再以一个园林的概念存在,而成为中国人牢记历史不忘国耻的一个精神之园。

而近些年来,在国内却围绕圆明园的复建与否引发了大规模的争论。尤其是在浙江横店集团计划总投资200亿元的异地再造圆明园工程提出后,更是掀起了一轮新的更大的争议。目前,围绕圆明园遗址的修复问题,学术界基本是三国鼎立――全面复建论、部分复建论和直面废墟论。而大部分民却反对对圆明园的修复。2005年初,圆明园湖底铺设防渗膜,引发了一场环保的大争论,焦点看似在环保,实质还是在于圆明园的修复上。其实早在1999年,就有专家提议就地重修圆明园,遭到了49位全国政协委员的坚决反对;2004年,又有专家提出重修方案,社会舆论再次同声谴责。然而,大众的反对声并没有使这个动议消解,在前不久举办的纪念圆明园建园30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建筑学家汪之力呼吁,应尽快恢复圆明园原有的山形水系和植物配置,并按原样重建总体1/10的建筑物。

那么,对于圆明园,我们究竟该何去何从呢?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接受采访时,观点明确地表示,正在圆明园遗址公园实施的圆明园复建方案已经国家文物局审批同意,方案基本是保护遗址原貌,只是复建少量的几个门和个别辅助设施,总量很小。对于圆明园这样的文物遗址,慎动原则是起码的常识,单霁翔表示,圆明园当年到底什么样?根本没有确凿可考的记录,再加上今天的技术、材料、自然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圆明园的精雕细刻以及彩绘方法是那么艰深,如果全面复建,怎么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复建后的建筑是不是圆明园,我也表示怀疑。

应该说,单局长这种观点还是很有道理的。对于一个承载了国人过多民族伤痛的精神之园,硬要对其进行现代化的修建,是得不偿失的。在这个问题上

我支持异地建造圆明园

,笔者同意直面废墟论,圆明园作为一个民族耻辱的象征,早已做为一种文化因子融汇在每一个国人的血液中。其精神之园的意义应该远远大于其原有自然园林的意义。而且,许多伟大的建筑艺术是不可再生的,在相隔百年之后再谈修复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修复出来也只能是一个赝品。没有什么现实意义。

其实,有些所谓专家不断提出修复圆明园,其目的就是利益使然。在冠冕堂皇的外衣之下,是某些利益声音的表述。根本没把国人的民族感受放在眼里。因此,相比于这些人不断主张修复圆明园的建议,浙江横店异地修建圆明园的行为,似乎更值得支持。尽管,不少专家对横店的行为不断发出质疑,认为斥巨资修建假古董意义不大,但我们应该看到,浙江横店的行为是民营企业的商业行为,不用国家投资,花的是自己的钱,其名虽然借用圆明园,但也只能是借圆明园的形而建出的现代建筑,与真正的圆明园关系不大,纯粹是带有娱乐性的商业项目。圆明园是不可再生的,与其在其原址上以牺牲国人的民族情感修建一个不伦不类的建筑,还不如支持民营企业的商业行为。

所以,我支持浙江横店异地修建圆明园的做法,当然我不会将其真正看作是圆明园,就象不会以为深圳的世界公园真的就是世界的一样。

随机文章